草榴社区(处女贴)江边的陪酒女

朋友间相聚难免要喝酒,难免要出去鬼混,酒吧则是我们这些狐朋狗友最爱去的场所,往往一待就是一整夜。
我身边这群损友来酒吧的目的都相同,都是为了狩猎,寻找漂亮姑娘。
服务员为我们开了几瓶酒,紧接着就来了一群陪酒女,甜蜜蜜地向我们打招呼。当时我正专心致志地拿着手机在网上回复网友的留言,并没有注意这群人。
这群陪酒女紧挨着我们身旁坐下,有个陪酒女坐到了我身旁,我闻到了她身上的一股香水味。
她见我盯着手机不理她,敲敲我的肩膀好奇地问我在干什么。
我抬起头来,说回复一些信息,然后锁屏,把手机塞进口袋。
她化着浓浓的妆,穿着很短的裙子,胸脯气势嚣张地挺向我,让我对她有种宽衣解带的冲动。
我说:“哇,你好挺拔。”
“挺拔什么?”
我指指她的胸部。
她抿着嘴害羞地笑了,不知道是不是装的,她说:“你怎么跟个纯情小男生似的。”
“为什么这样说。”
“你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。”
“你也知道是看起来。”
“你是做学问的吗?你跟那些财大气粗的土豪们不一样。”
“你们老板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不要问客人那么多问题?”
她忙捂着嘴说:“啊,对不起。”
“别介意,我原谅你了。”
我从桌子上拿起几粒骰子,摇了摇问道:“玩骰子吗?”
几个朋友也加入我们,他们玩得都很兴起,大声嚷嚷着谁输了谁喝酒。
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,而这个陪酒女最后连连输,惩罚加倍,她一连喝了八杯酒。我看她脸色不好,我说你别喝了,她挥挥手一口气喝下最后一杯酒,使劲咽了下去,头微微摇晃了一下,然后靠在我肩上半醉半醒着。
一旁的几个朋友调侃道:“这姑娘不行啊,纪白,你要不要换一个。”
话刚说完,她突然站了起来,捂着嘴冲进了厕所。
2
我在厕所门前的走廊上找到那个陪酒女,她已经吐完了,吐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,脸上有清晰的泪痕。她正趴在水池边漱着口,漱口的时候很小心,以防流出的水弄花她脸上的妆。我等她整理完,从墙上的卫生纸盒子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。她擦了下嘴,又擦了下脸,朝我笑了一下。
“你别动。”
“怎么了?”
我伸出手把她的刘海拨向一边,撕掉黏在她额头的一小块纸巾。
走出厕所,她一路跟在我身后,进入包厢前,她突然问我:“你能不能陪我一会。”
“我一直都在陪着你啊!”
她说:“里面有点闷,你能不能陪我去外面吹吹冷风。”
我点了一下头说道:“那走吧,正好我也想去外面抽根烟。”
酒吧外停了不少车辆,四周也没有能够坐下来的角落,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段,在地铁口的一个小公园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。
陪酒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吐出一句:“这儿的空气清新多了。”
我点了一根烟,抽了两口问道:“你今天喝了多少酒了。”
“数不清了。”
“每天都会喝到吐吗?”
“不会每天,但常常会有。”
我又抽了两口烟,看她不说话,接着问道:“你来上海有多久了?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上海人。”
“别逗了,上海人不会是你这样的。”
陪酒女笑一笑,然后告诉我说:“我来上海有三年了,刚来上海的时候我是满怀着多大的期待啊,可是这座城市太排外了。他们上海人说话我都听不懂。”
“嗯,你当然听不懂,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四川那一带的,两地语系都不一样,上海人几乎不说普通话,他们也坚持不说普通话,就像你们四川当地人,也很少说普通话。不过也幸亏你听不懂,听懂了你就知道他们说你的几乎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话。”
陪酒女点点头,脸上是醉酒过后微微泛着的红晕,特别媚人。她拨弄着发梢说:“在我去过的城市中,最不喜欢的就是上海。你不知道上海的房租有多贵,你不知道上海的物价有多高,在这儿没有本事真的很难生存下去。”
“这些我都知道,你为什么不离开呢?”
她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自顾自地说她的。“在这儿待久了,就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人穷志短,我就去酒吧陪你们喝酒挣钱。”
“你也陪睡?”
“我不陪睡,我就陪喝酒,谁让我酒量好呢!”
“我认识个姑娘,她酒量也很好,她喝酒就跟喝白开水似的,她那豪迈的样子简直把我吓坏了,我每次都喝不过她。”
“你喜欢她啊?”
“我们太熟了,熟得无法做情侣。”
“那就是说你非常喜欢她。”
“谁知道呢!”
“你要主动一点。”
她突然打了个喷嚏,我这才注意到她穿得很少。
我边脱外套边说:“你看你出来也不多穿点,单薄的短袖,两条胳膊都露在外面,肯定很冷吧,我把外套脱给你穿。”
她披上我的外套说了声谢谢。
3
公园内的灯光突然莫名其妙地灭了,我轻轻骂了句该死的。
这时她站了起来对我说:“愿不愿意陪我走走。”
我没说话。
“不行吗?”
我站起来说道:“走吧,想去哪里?”
她指着街道说:“就沿着这条街走走吧。”
街道上很安静,间或经过一辆出租车载着喝醉酒的青年男女。走了一段路,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,我觉得有点烦闷,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
“有啊,我男朋友是个画家,大学没毕业,我就陪他来了上海。”
“他画画,你出来陪酒?”
她特地强调了一下,“我男朋友是个伟大的画家,只是他还没有成名。”
“嗯,我知道了,上海有太多你们这样的人物。”
“为他做的这一切我都愿意。”
关于她和她男朋友的故事我没好意思多问,每年都会有很多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奔向这座城市的年轻人,每年也会有不少人伤心地离开这座城市。
街道走到了尽头,我们挑了一条窄小的岔路,从这儿抬头看去,两旁写字楼内还亮着灯光。
她看到一间公共厕所让我等一下,便进去了,随后的一路上,每路过一间公共厕所,她都要进去光顾一下。
不知不觉间,我们已经走到了福州路上。
她看了看路标说:“再往前就是黄浦江了。”
“对呀,前面就是外滩。”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行。”
“不行,我想去看看黄浦江。”
“姑娘,你到底想怎样。”
她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,拉着我的手便往前走。随后告诉我她为什么不去黄浦江边的理由:
“我男朋友就是死在黄浦江的,所以我几乎从来不去看黄浦江,我怕我会想起他,我怕我会伤心流泪。”
“你男朋友死了?”
她轻描淡写地说:“他自杀了,跳了黄浦江,尸体在吴淞口被找到,已经腐烂不堪了。艺术家嘛,都这样。”
我怀疑她去江边是奔着某个目的的,拉着她往回走,“还是别去了,我怕你也想不开。”
她执拗地拉着我继续前行,说道:“有你在我身边,我不怕。”
4
我从没在这个时间点来过外滩,想不到现在外滩上还是有些人的,不过,怎么看都是一群喝醉酒的人。
陪酒女趴在栏杆边往黄浦江上吐了一口口水。
我也跟着她吐了一口,“要比比谁吐得远吗?”
她转过身来,靠在栏杆上问了我一个问题,“艺术家是不是都喜欢自杀?自杀有那么好玩吗?”
我说:“我不是艺术家,我无法回答你。”
她突然对着黄浦江大声喊道:“疯子,疯子,你们都是疯子。”
“谁让你爱上了一个艺术家。”
她梗咽地说道:“我男朋友死前留下一张画稿,画稿上写满了那些我看不懂的流派和画家名字,一个字都没有提到我。原来我在他心中那么无足轻重,他一点都不在乎我,我去做陪酒女他也不恼不怒,从不过问我一句话。”
“艺术家嘛,都这样。”
“自杀未遂也好啊,让我照顾他啊,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啊,梵高也没有马上就死啊!”
“人生不精彩,不如死得好。”
她扇了我一个耳光。
我抓着她的手腕,瞪视着她。
她的眼神坚毅,被我抓着的手使劲想要挣脱开,我放开了抓着她的手,她躲在我怀里哭了起来。
随后她抬起头把手上的一个手镯摘下来扔进了黄浦江,恨恨地说道: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再见了,我的爱人。”
5
上海这座城市,从来不会停下来等人,谁懒惰谁就无法生存下去。它给了闯荡者很多机会,谁有本事谁就能出人头地。
因为很多事情缠身,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再去那个酒吧,我却没再见到那个陪酒女。我不知道她的名字,问那些陪酒女,却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,她们都笑话我好傻。
她是个纯情的姑娘,只是她混错了地方。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陪着客人喝酒,又或者她还在不在上海。
我和她只是萍水之交,我希望她过的一切都好。
还是新人,权限不够,没办法发图。希望大家理解理解
1024caoliu.in 转载